客服热线:

华晨汽车被申请破产重整

2020-11-16 08:27 浏览:91 来源:时代财经 高秋榕 李卓玲   
核心摘要:11月13日,时代财经从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上获悉,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被申请破产重整,申请人为格致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案号为(2020)辽01破申27号。天眼查信息显示,作为一家汽车冲压模具研产商,
       11月13日,时代财经从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上获悉,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被申请破产重整,申请人为格致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案号为(2020)辽01破申27号。

天眼查信息显示,作为一家汽车冲压模具研产商,格致科技主要从事汽车冲压模具的设计、研发、制造及销售,为全球范围内的汽车整车厂及零部件制造商提供汽车冲压模具的定制化服务,该公司注册地址位于吉林省辽源市。

 

华晨宝马,华晨汽车
图片来源: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截图

 

针对此次破产重整申请,时代财经分别致电华晨汽车集团、格致汽车方面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前暂未取得回应。而据界面报道,华晨汽车相关负责人表示,“我们也关注到了,目前还不知道具体情况,已经汇报了。”

而对此有负责风控的人士向时代财经表示,一般来说,如果相关的公司资不抵债,便可申请破产,而法院进入破产程序后,结果可能是清算或者重整。

“清算就是清理公司的债权债务,进行财产分配,公司注销;而重整则是由于这个公司还有潜在的挖掘价值,如果能招募到新的投资人加入或收购,就可能使企业继续运作。当然,重整也可能会失败,那么就会再次进入清算程序。”该人士称。

而此前,鉴于无法清偿其到期债务、资不抵债等原因,庞大集团和力帆汽车都曾被债权人申请重组,其中,庞大实施了“引进重整投资人+债转股”的重整方案,最终在2019年实现了扭亏为盈。

重整传闻由来已久

事实上,此前关于华晨集团将进行司法重整传闻此起彼伏。

早在11月3日,彭博社就曾报道辽宁省政府考虑对华晨汽车进行司法重整,以解决债务问题。据该报道称,辽宁省政府已与金融监管部门就华晨集团重整进行沟通,不过尚无明确重整方案,相关事宜仍在讨论中,因此仍有变数。彼时,该传闻并未得到官方证实。 

不过,仅不到10天时间,华晨集团便传出被申请破产重整的消息。而时代财经查阅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发现,目前关于华晨被申请重整的具体原因和进一步进展尚未有更多的消息披露。

值得关注的是,在此次被申请破产重整之前,华晨汽车已经因负债高企、债务违约备受市场关注。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华晨汽车累计负债已经高达1226.75亿元。而截至今年10月,华晨汽车累计发行债券34只,存续债14只,存续债余额共162亿元。从到期分布看,华晨汽车到期及回售压力集中在2021年、2022年,债券到期及回售规模分别为65亿元、92亿元,涉及债券分别为4只、8只。

而本月初,华晨汽车公告称,其非公开发行的公司债券“17华汽05”到期日为10月23日,但因公司资金紧张,未能按时兑付债券本息。公司声称,将努力筹集资金,并于11月5日支付债券利息。

然而,投资者并未等到华晨汽车的债券偿付,取而代之的是其公司主体及相关债项信用等级遭到下调的公告,以及公司债券受托管理(债权代理)事务的临时报告。

11月5日,东方金城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称,将华晨主体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BBB,评级展望为负面;同时将债券“19华集01”“20华集01”信用等级由AA-下调至BBB。

实际上,今年以来,华晨汽车已经多次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次数高达19次,年内累计被执行金额高达1.67亿元,当前被执行总金额近3.9亿。而天眼查数据显示,华晨汽车共有6条股权出质信息,目前均处于有效状态,出质的股权数额高达4.47亿股。

标普信评在近期发布的报告中表示,华晨汽车对核心子公司——华晨宝马汽车有限公司的控制力不强,而母公司自主品牌知名度较低,竞争力较弱,现金流产生能力较弱。由于其在行业中处于弱势地位,且自身的信用状况比较脆弱,最终导致了违约。 

 

大自主连年亏损 阎秉哲面临大考

“华晨汽车集团除华晨宝马外其他整车品牌经营状况均不佳,母公司多年资不抵债,而公司对主要营收和利润来源华晨宝马并没有完全的控制权,因此华晨宝马的资金并不能用于偿还集团母公司债务。”申万宏源固收首席分析师孟祥娟称。

事实上,债务危机背后,华晨汽车的主营汽车业务困局难破,合资和自主业务发展上演“冰与火之歌”。

据华晨汽车集团旗下上市公司华晨中国2020年半年报显示,其上半年营收14.5亿元,同比下降23.85%;但净利润实现40.45亿元,同比增长25.24%。

营收下滑但净利反增背后,主要得益于合资公司华晨宝马的利润贡献。财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华晨宝马对华晨中国贡献的未经审核纯利达到43.83亿元,比去年同期的35.52亿元增长23.4%。换言之,若去掉从宝马处获得的利润分成,华晨中国今年上半年板块业务亏损达3.38亿元。

事实上,华晨自主板块的困局由来已久,其财报显示,2015年至2019年五年间,华晨剔除华晨宝马利润分成后亏损分别达5.4亿、6亿、8.6亿、4.2亿、10.64亿元,总体亏损34.84亿元。

反观华晨宝马则持续为华晨“输血”多年。财报显示,过去五年,来自华晨宝马的利润贡献分别达38.23亿元、39.93亿元、52.33亿元、62.45亿元及76.26亿元,累计约269亿元。

而作为华晨汽车集团的掌舵人,阎秉哲自去年4月1日接任党委书记、董事长后,该集团自主板块并未因新管理者的到来而气象一新。 

事实上,上任至今,阎秉哲并未有多少动作,亦鲜少在公共场合或者官方宣传中听到其消息。而去年底,曾有报道称,阎秉哲自接棒华晨汽车董事长以来,带领华晨积极为建立一个覆盖产品研发、采购、制造、销售和服务的完整产业链而努力拼搏,通过一系列改革创新举措,激发企业内生动力,并巩固和深化与宝马、雷诺的合作,探索新的营销模式,全面布局出行服务事业。

但上述动作显然并未掀起多大波澜,而从自主板块的销量层面、产品布局上看,亦并有太大起色。据公开数据显示,在华晨宝马上半年卖出26.2万辆车背后,华晨自主板块持续低迷,其中,华晨雷诺上半年共销售11733辆轻型客车及MPV,同比下降42.0%,而华晨中华今年上半年的销量仅有3000余辆。

对于华晨雷诺金杯的困境,资深汽车行业分析师任万付告诉时代财经,华晨雷诺虽然成立超过2年时间,但并无实际搭载雷诺技术的产品面世,而雷诺乘用车市场败退后,希望在商用车领域有所建树,但前提是雷诺要拿出诚意,将新技术新产品拿出来,否则华晨雷诺又将是一次失败的尝试。

至于华晨中华方面,据官网显示,目前其旗下仅V3、V6、H3等5款在售车型,除中华V7官方指导价在10.87万元以上,其余车型价格均在7万和8万元左右。而今年以来,华晨自主品牌亦仍未有新产品推出。对此,11月13日,时代财经就其后续产品规划采访了华晨中华方面,但截至发稿前暂未取得回应。

值得关注的是,目前华晨宝马股权调整已进入倒计时。据华晨与宝马2018年签署的协议显示,2022年前,宝马将从华晨汽车收购华晨宝马25%的股权,届时宝马和华晨汽车分别持有华晨宝马75%和25%的股份,并不再纳入华晨汽车合并范围。换言之,届时华晨从华晨宝马处分得的利润比例亦将大打折扣,在自主板块仍深陷泥潭下,华晨中国业绩或堪忧。

(责任编辑:小编)
下一篇:

祝贺第五届广东省连接器亲友会圆满成功举办!

上一篇:

华为、宁德时代“造车”新尝试,联合长安汽车打造智能汽车高端品牌

打赏
免责声明
• 
本网站内容主要来自原创、合作媒体供稿和第三方投稿,凡在本网站出现的信息,均仅供参考。凡来源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站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站对站内所有资讯的内容、观点保持中立,不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读者在使用前请进一步核实,并对任何自主决定的行为负责。本网站对有关资料所引致的错误、不确或遗漏,概不负任何法律责任。如有本网站中的内容可能涉及侵犯其知识产权或存在不实内容时,请及时通知本站,予以删除。QQ:3039235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