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 新能源 » 某新能源企业由于可再生能源补贴被拖欠濒临倒闭,困局将如何破解?

某新能源企业由于可再生能源补贴被拖欠濒临倒闭,困局将如何破解?

  有 892 人浏览   日期:2018-08-27 11:53

文章摘要:相关分析数据显示:截止2017年末,国家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缺口已超800亿元(光伏补贴缺口496亿元+风电补贴缺口351亿元)。......

  

随着中国可再生能源事业的蓬勃发展,国家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缺口也开始日益扩大。相关分析数据显示:截止2017年末,国家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缺口已超800亿元(光伏补贴缺口496亿元+风电补贴缺口351亿元)。

今年6月,国家能源局在解答三部门联合发布的《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531新政文件)时,能源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我国可再生能源发电补贴缺口已超过1200亿元。近年来,我国光伏装机规模持续扩大,2017年的新增装机容量已经达到了历史最高的53GW。如果这种超常增长继续下去,财政补贴缺口将持续扩大。

作为可再生能源补贴的唯一来源,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费自2006年开始征收以来,国家发改委不断调整征收标准,已经由最初的2厘/度电(2006年标准)调整至目前1.9分/度电(2016年标准)。

blob.png

即使是以0.019元/千瓦时的征收额度来征收可再生能源附加,由于附加费实际征收率仅85%左右(其中的缺口主要是自备电厂未足额缴纳电价附加资金),更加加剧了补贴资金的缺口的进一步扩大。

由于国家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及电力体制改革的大政方针,注定了政府在短期内不可能通过调高可再生能源附加的方法,提高企业用电价格,增加企业的运营成本。一方面,以光伏为首的可再生能源新增装机规模在不断扩大,另一方面,补贴的缺口也在日益扩大,却无法找到新的收入来源,通过“开源”扩大补贴资金的“进项”,长期下去必然导致缺口规模越来越大,更加不可收拾。能源局为了及时控制光伏产业的发展规模,“531新政”下发也成为了一种必然,只是这种必然来得太快也太迅猛,导致整个行业一时难以适应。

为了缓解之前补贴拖欠的矛盾,6月15日,财政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联合发布了《关于公布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补助目录(第七批)的通知》

第七批目录仅仅收录了2016年3月份之前的项目,且目前补贴资金还及时未到位。2016年3月到现在接近两年半的时间内,并网项目补贴资金一直处于被拖欠状态。不少分布式项目由于是当地电网公司先行垫付补贴资金,所以被拖欠补贴的感受并没有那么明显。

而一些地面光伏电站投资方由于光伏补贴的长时间被拖欠,原有的收益计算模型被打破,陷入了非常被动的境地。特别是那些本来就不大,且现金流紧张的企业,极易出现现金流枯竭,导致经营困难的局面。

就在,前不久,媒体曝光了一个山东生物质项目被拖欠补贴的案例。虽然是隔壁的生物质能源企业,但同属可再生能源的序列之中,光伏企业的现状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2018年7月,山东省发改委调研了山东省内企业“山东琦泉能源集团”,调研报告认为:

琦泉集团装机位列全国第三位,技术水平和生产效益居全国领先水平。其中济南玮泉被列为国家生物质能供热示范企业。

截止2018年6月底,琦泉集团已投产的7个生物发电项目中,已列入国家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补助目录的济南玮泉、济南玉泉、贵州金泉3个项目,共被拖欠国家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1.6亿元;未列入国家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补助目录的菏泽琦泉、临沂琦泉、河北大城琦泉、青岛琦泉4个项目,共被拖欠国家补贴资金8亿元,总额度已达近10亿元。

由于国家可再生能源发电补贴资金不到位,且已经建成的项目迟迟未纳入国家补贴目录,银行也进行抽贷,导致琦泉集团存在流动资金严重匮乏,资金链条迫近断裂,项目燃料收集困难,企业员工面临下岗等一系列问题。针对这一现状,琦泉集团自身作了很多努力,多管齐下解决面临的生存问题。但这解决不了根本的问题。如果补贴资金和应纳入补贴目录的项目再不能到位,再经过半年,企业就濒临倒闭的境地。

“企业负责人称:我们按照国家产业政策建设了国家支持鼓励的项目,到头来却因国家政策执行不到位而让企业走入绝境。我们管理层把全家的资产都抵押了,家属都签了字,借了银行的钱放到企业使用,如果国家再不解决问题,企业真的可能血本无归。”

很难想象,究竟是怎样的一种迫不得已,才会让一个省级重点能源企业的管理层把全家的资产抵押来维持企业的正常运营,甚至通过向财政部纪检组写信这种极端的方式去反映企业经营现状和存在的困境。

诚如山东省发改委上报的报告中所言:“国家可再生能源电价补贴是一个共性的问题,而不是某个部门和某几个国家工作人员的个人问题。”要想真正妥善解决补贴拖欠这个问题,需要一定的缓冲时间,我们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

一方面,由于光伏企业出售可再生能源绿证后,相应的电量不再享受国家可再生能源电价附加资金的补贴。光伏发电企业一旦选择将光伏发电量通过绿证进行交易后,可直接获得发电收入,能缓解发电企业的现金流压力和可再生能源补贴拖欠导致的盈利压力,保证项目的投资收益率。

同时,今年有可能启动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考核和绿色电力证书强制约束交易。如果强制对象是燃煤电厂,这将会征集到足够的资金,弥补补贴资金缺口。

另一方面,如何及时征收长期欠缴的企业自备电厂相关电价附加资金,同时,如何有效权衡企业用电成本上升与发展可再生能源事业,打赢蓝天碧水保卫战之间的矛盾,也考验着国家相关职能部门的政治智慧与远见卓识!

未来新能源产业发展之路,绝不会是一帆风顺的,需要每一个投身于新能源事业的人坚定信心,拿出直面问题、解决问题的决心!

作者:长苏

点击下面图片按钮把本文分享给小伙伴
 【免责声明】:
 本网站亚洲工业网(http://www.oemao.com/)所刊原创内容之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亚洲工业网无关。亚洲工业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对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不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本网转载自其它媒体的信息,转载目的在于
 传递更多信息,如果有侵权等问题,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收到通知后第一时间妥善处理该部分内容。

 【版权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亚洲工业网”的所有作品,著作权属于亚洲工业网站所有,未经本站之同意或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形式重制、转载、散布、引用、变更、播送或出版该内容之全部或局部,亦不得有其他任何违反本站著作权之行为。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
 其相关法律责任。转载、散布、引用须注明原文来源。

亚洲工业网APP

    扫描二维码关注亚洲工业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每日获得互联网最前沿资讯,热点产品深度分析!

  相关评论